banner.jpg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考研就业 >> 考研情况 >> 青少系:考研数字背后的故事

青少系:考研数字背后的故事
发表日期:2013-10-14 作者: 编辑: 出处:

青少系:考研数字背后的故事

文/记者丁琪 陈志强

金秋九月,青少系迎来了2013级的新生,与此同时,刚刚毕业的2009级有45名同学也奔赴各自的学校,即将开启一段全新的研究生学习生涯。

青少系每年的考研成功率都在节节攀升,在每年只招一百余名学生的情况下,考研成功人数却在不断增加:2009年13个,2010年19个,2011年33个,2012年34个,2013年45个。这些数字的背后,有着怎样的秘密?

“这也许与青少系近几年来的人才培养模式改革有一定的关系。”系主任吴鲁平教授说。

“精、特、强”目标引领改革方向

2009年5月,青少系2008级全系107个学生中,有30多人递交申请要求转系。

此时正值该系2008年正式立项启动的“思政专业人才培养模式改革研究”项目的关键时期。如果说一年前对于“思政专业人才培养模式改革”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尤其是紧迫性还缺乏足够认识的话,那么,2008级有如此多的学生要求转专业的这一多少有些令人震撼的实际行动,促使项目组成员加快了改革的调研力度。

调研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它需要综合多方面的因素。

项目组仔细地研究了全国40多所本科专业排名位居前列的高校在思政专业人才培养模式方面的情况,尤其是课程设置情况,并结合专家访谈、毕业生访谈和教育部对思政专业核心课程设置的要求,对青少系人才培养方案做了大幅度的调整。

为了与社会接轨,新的方案在指导思想上坚持三个面向的原则,即“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而在专业知识结构上,项目组特别强调教育部当时提出的“宽口径、厚基础、高素质、强能力”。

“转系申请事件”还让青少系的领导和老师们都认识到,在人才培养方面,必须坚定不移地走学校提出的“精、特、强”之路。

青少系天然地具有“青”字号的特色,但要做大做强,必须在“精”字上下工夫。在中国的高等教育已从“精英教育”走向“大众化教育”的时代,面对考公务员竞争愈加激烈、门槛也越来越高的现实,素来习惯报考公务员的青少系毕业生面对着“双重竞争”。正如吴鲁平所说:“我们的学生,一方面要跟211、985高校的本科生竞争;另一方面,还要与211、985高校的研究生竞争,这让我们系不少报考公务员的学生最终被挤了下来。”

于是,在青少系领导和教师当中很快形成了一个“青少共识”,那就是,通过提高教育教学质量,鼓励学生考研,推动学生往更高层次发展,增大学生在激烈的竞争环境下成为社会精英的概率。

为了实现这一战略转型,青少系行政和党总支制定了一系列鼓励学生刻苦学习的制度。在发展学生党员时,系党总支书记刘勇教授特别强调“品学兼优,学习优先”,率先成为党员的同学,学习成绩必须达到优良;在选举系学生会干部和班干部时,学习成绩也是重要条件之一。

更为重要的,则是青少系的课程体系改革。

“新型思政”铺开改革之路

在2013年考上研究生的45名同学中,邱华宇考取北京大学思想政治教育专业,严杨杨考取北京大学软件工程与管理专业,徐嘉和杨飒考取清华大学法硕,潘冬冬考取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专业,王富贤考取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专业,曹玟棽考取中国人民大学思想政治教育专业,黎振国考取中山大学国际政治专业……

出国的同学也“毫不示弱”:徐立特考取英国利兹大学,马瑱拿到法国北方高等商学院的offer,沈哲去了波尔多大学,钟圣龙考上兰斯大学。

2013年号称“最难就业季”,青少系毕业生无疑打了一个漂亮仗:2009级毕业生一次就业率超过93%。

青少系认为,这份好的“战绩”与改革有着很大的关系。

为了减少改革的阻力,青少系在改革的具体行动策略上,借鉴了国家在实施一些重大改革时所采取的“增量改革”的做法。即,在青少系的课程改革中做到两个基本不变,一是“核心课程”基本不变;二是本系老师现有的课程基本不变。重点采取新增专业选修课的方式,增大学生的自主性,从而达到优化专业课程设置,让学生自由地建构合理的专业知识结构的目的。

在改革前的本科生培养手册上,专业选修课有24门;在2009级的本科生培养手册上有39门;而在2013年的本科生培养手册上,超过40门。课程增加,但学分并没有增加,2013年反而比前几年减少了6个学分。这意味着,学生在增加自主选择权利的同时,负担不仅没有增加,反而减少了。

课程体系改革有4个支撑点:政治学、教育学、心理学、社会学。四个支点是学生选修课的四大主要领域。这一改革思路,借鉴了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一些知名教授的科研成果,他们明确提出,思政专业必须借鉴社会科学的理论与方法。青少系根据实际情况,确定了知识借鉴的四大领域,向社会科学“借力”。

2009级的王富贤能够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专业,便得益于系里课程的设置。

在青少系2006级本科培养方案上,必修课只有一门“心理学”课程,专业选修课有两门课和心理学相关:社会心理学,青少年心理咨询。而在2009级培养方案中,心理学方向的必修课有三门:普通心理学、发展心理学、社会心理统计与测量;专业选修中有“社会心理学”、“青年心理学”、“教育心理学”、“实验心理学”、“西方心理学史”、“人格心理学”、“心理学新进展”、“幸福学:积极心理学”共八门课程,涵盖了心理学不同方面的不同内容。

喜爱心理学的王富贤对这些课程都不陌生。王富贤坦言,这次考研复试的成功与青少系对方法论课程的重视有很大关系,“我认为我是受益于我们系的这种课程设置的,这种方法论的课程无论对于跨专业考研还是日后求职都会有很大的帮助。”正因为如此,当复试时被问到为何作为思政专业的学生要来报考心理学时,他能够赢得老师的理解和认同。

必修课重点开设核心课程和基础原理类课程,专业选修形成课程群,这样的新课程在纵向上加深了学生对于学科的认知。

刘开铭是一个“幸运”的同学:他既考上本校的研究生,又拿下了北京东城区的一个公务员岗位。犹豫之后,他选择了公务员。他的室友都说“他的逻辑思维非常适合做公务员的题”。刘开铭自己被问及考公务员经验时则说:“大一时所开设的‘批判性思维’课程对于我逻辑思维的培养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在公务员的考试中就涉及到许多类似的题目,这点对我的帮助是很大的。”把“批判性思维”作为专业必修课,正是因为项目组看到了逻辑思维对于学生学习的重要性。

课程群中课程虽多,掌握权却在学生手中。考入中山大学国际政治专业的黎振国,从高中开始就对政治学充满了兴趣,因此,大学四年他几乎把系里跟政治学相关的课程都选了一遍。像黎振国这样,学生在学完必修课中的基础类课程后,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和需要选择专业选修课,如此一来,既避免了学生学习课程“广而不精”的问题,又能充分尊重每个同学的兴趣。

由于改革之后的课程增加了许多与思政相关的社会科学理论与方法类课程,有人可能会质疑:这还是思想政治教育专业吗?

吴鲁平的回答非常肯定,他说:“我们系的思政专业当然还是思政专业,是地地道道的思政专业。但它确实与某些人所讲的传统意义上的思政专业已有所不同,是对传统思政的沿承与发展,是新型的思政专业。”

11级的郑同学很有体会:“我大一的时候对系内的课程设置也不理解,但是通过一年多学习之后,就逐渐认识到了课程设置的好处。其实四年之后我们想做什么、能做什么都是不一定的,所以课程设置广泛一点,是为我们未来提供更多的选择方向。”

青少系的老师在课改过程中不仅征求了在校学生的意见,还特意找来了2004级和2005级等毕业生来校商讨,结果,许多毕业生看完方案后,“恨不得重新再读一遍本科”。

2013年,恰好是课改第一届——2009级学生毕业的年份,他们以超过43%的考研成功率和超过93%的一次就业率,在“新型思政”的成果簿上画下了第一抹喜人的金色。

知识与能力“互构谐变”

只是,如此高的考研率也带来了不同的声音:这是不是就成了考研培训班?课程改革岂不是冲着考研的目标去了?

“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与考研培训班正相反,人才培养模式的最终目的是“为了学生的全面发展,为了学生更好地适应这个正在发生并将继续发生变化的社会,为了学生在大众化教育的时代摆脱‘被大众化’的困境并朝着精英化的方向迈进。”良好的考研成功率只是改革的自然结果,并不是最终目的。

为此,系里建立了学术性社团——“尚著学社”,实现理论和实践、知识与能力的“互构谐变”。

考上人大的曹玟棽曾在毕业时的总结中写道:“四年来,系里非常注重学风建设和培养学生的学术能力,让我们高标准要求自己,在学习之中长知识、练能力。”这也是王富贤、黎振国等学生的共同心声。

尚著学社的口号是“尚著求是,厚积薄发”,它是青少系培养学生学术能力和实践能力的重要阵地。值得一提的是,尚著学社的社长一般都是由研究生担任。吴鲁平说,“研究生带本科生,能在学术上给他们提供更多的帮助。”

王霓珊谈及考研经验时说:“定下方向可能是学校给予我最大的帮助”,她便是因为参加了教育学的兴趣小组而定下了读教育学的方向。

尚著学社的活动主要为读书小组和暑期调研两项,前者学习理论,后者参与实践。读书小组以课改的四个支撑点为骨架,建立起政治学、教育学、心理学、社会学四个兴趣小组,每组一两名老师带学生读书,给学生推荐书目,师生定期共同讨论。《白鹿原》《窗边的小豆豆》《政治学十五讲》,都是读书小组的成员曾经读过的书目。

暑期调研则是将课堂及书本中所学到的理论用到实践中,学以致用。

黎振国在大二时,曾跟着几名研究生及本科的师兄师姐一起参加过一次关于新生代农民工的调研。“那是进大学以来第一次做学术报告的东西,spss软件、定性访谈我们都用到了。那时觉得我们系的课程开设都是为我们做专业相关的调研服务的,课程很全面。”

但是,做调研也是有门槛的:要做研究,必须先读书,不读书就不要做调查。这是青少系许多指导老师为学生定的门槛。他们认为,没有一定的理论知识储备,调查收集到的材料肯定是没有学术价值的。收集的资料如果不能作为验证理论或建构理论的证据,这样的资料大多将成为“垃圾资料”。“只有先读书,带着问题去搜集材料,通过收集资料来解答自己心中的问题,这样的调查研究才有学术价值。”吴鲁平说。

尚著学社举办的各种学术活动,增加了学生在研究生考试复试阶段的竞争力。当青少系的学生在复试中被问到本科阶段的学术科研经历时,他们都有故事可讲,有经历可说。

2008级的林同学还因为自己的学术能力打破了著名的伦敦政治经济学院雅思考分必须在7.0以上的常规。参加暑期调研,她的论文获得了北京市大学生“挑战杯”赛的一等奖,以6.5的雅思成绩进入了学院。

本科生有自己的科研经历很难,在刊物发表自己的学术作品更难。但是,2010年到2012年,青少系本科生在国内刊物上公开发表论文8篇,参与学术著作3部,收录论文24篇,许多同学都有了自己看得见、摸得着、能发表的学术作品:王志坚、刘露露的《蚁族的自我认知与公众视差区隔》发表在《中国青年研究》;梁璐《大学生对后现代婚姻形态的认同度研究》发表在《青年探索》;张登舟《从城市和农村青少年娱乐看青少年成长——张掖市、昌吉州两地青少年娱乐现状调查》在《思想理论教育》发表,并被人大复印资料全文转载……

正如毕业生张楠在分享自己大学四年经验时所提到的:“在我公务员面试的时候我有一种很强的感觉,我们学校的学生在复试中的表现一点都不比其他名校的学生差,我们在面试时会流露出一种自信,这一点远远胜于他们。”

是的,这种自信不是凭空的——精品的课程学习,全面的素质能力——青少系学生在本科阶段打好了自己人生的地基。青少系正是在“精、特、强”目标的指引下,把学生送往更高更广阔的舞台。(转载自中青新闻网)

位读者读过此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