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jpg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学生天地 >> 活力青少 >> 最是一年好秋处

最是一年好秋处
发表日期:2012-12-04 作者: 编辑: 出处:

简易经济学里有这样一句话:“时间是治疗心灵创伤的大师,但是你也要给他机会,让他帮你治疗。”

我于是想到了许多生性固执,急躁,不肯停下脚步来接受治疗的病人,他们自觉过于痛苦,过于脆弱去承受下一天甚至下一秒到来的绝望和压迫,所以他们先走一步,在日落之前,匆匆第脱下尘世喧嚣遍布的外套,纵身消弥在胭红色夕阳余晖中——那是他们人生最后一杯酒,自斟自饮的最后一杯酒。

张国荣唱起《月亮代表我的心》,那亦是我听过的无数版本中最动听,最动人的一版。我无缘生在哥哥当红的年代,如品读史诗般见证他传奇的人生;我亦只能用一颗被庸俗文化腐化的心来尊崇他与唐鹤德艰难但唯美的爱情。我因为这一个已逝的英灵所留下的感动和追忆,听了他生前的歌,看了他最美的妆容的电影,除了爱上他空前绝后的“生”气之外,更大的收获,是一份融入我灵魂中的,不可亵渎,至高无上的庄严。或许,怪不得也怨不得哥哥的“匆忙”,时间这一心灵治疗的大师,在面对模糊而巨大的人性对手时,也可能愈治,痛愈深。所以,一切也还是归得那本书说的最正确:“只怪你生得太美丽。“上天要带走一个美丽的灵魂,会让他先疯狂,如野玫瑰在山风中舞蹈一样——那团团火焰般燃烧的风景,是不会让观赏者察觉到他内心的痛楚和凄鸣的。

世界末日这一年秋天,我迎来了二十年来最矛盾,最纠结,最郁苦的一个“三十天”。我知道,错过了,自己会后悔,会惭愧,会恨,会怨,所以,我把这颗藏了好久的种子,种在这个秋天里。把近日来的懒散,不义统统埋起来。

波德莱尔说:“谁也阻止不了我热爱这个世界的心情。”

像姐姐身边的每一个优秀的精英,像那些时刻保持头脑清醒和热情的乐天派一样,我现在最需要的鼓劲得自己来加。

位读者读过此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