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jpg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学生天地 >> 活力青少 >> 大国恩仇话中日

大国恩仇话中日
发表日期:2012-12-04 作者: 编辑: 出处:

9月10日,日本政府在东京首相官邸召开内阁会议,决定由政府购买“尖阁诸岛”(即中国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中的钓鱼岛、北小岛和南小岛,将这三个岛“收归国有”。此举既出,中国朝野一片震怒。

一 政府对策得失

面对日本中央政府将钓鱼岛国有化的异动,中国政府做出了强烈的反应。除了例行的外交抗议以外,政府的另四大对策颇有可圈可点之处。

一:高层领导密集表态。在日本政府逐步加快将钓鱼岛的国有化的过程中。中央政治局中有八位常委通过各种场合向外界表达了中国“寸岛不让”的立场。从东京市长石原为将钓鱼岛国有化而进行筹款,再到8月香港保钓人士被日本警察拘押,再到日本中央政府宣布钓鱼岛收归国有,可以看出本次的岛权争夺是一个逐步升级的过程。中方负责对日交涉的机构及官员的层次也随着事态的升级而提高。虽然领导人发布声明中的用词还是很“中规中矩”,但由于中国最高层领导在外交上向来以低调而广受人“诟病”,此次能够如此密集的发声,无论是对于疏导国内民族主义激流还是对于震慑日方决策者都有很大作用。

二:对钓鱼岛进行行政管辖。公布领海基线,渔政船、海监船护渔,军舰巡航这些是政府为行使管辖权而采取的措施。由中国大陆距离钓鱼岛有一定距离,行政执法力量不可能长时间保持存在,再加上两岸未对钓鱼岛问题采取一致行动,使得中国政府对于钓鱼岛的管辖行动不免流于形式。抛开国际公法及中日两国相继抛出的钓鱼岛历史上属于该国的种种证据不谈,纯以国家实际利益而言,钓鱼岛本为无人居住的荒岛,其油气资源,渔业资源尚不致让两国大动肝火,控制该岛的真正意义在于其地缘战略的价值。若能掌握该岛,对于中国而言,可控制台岛以北大片水域,于日本而言,可控制冲绳以西大片水域。谁控制了钓鱼岛谁就能给本土安全形成一道屏障。正因其地缘战略价值,对于中日两国而言都不可能放弃,老一辈中日领导人决定搁置争议,维持现状,即由日本实际控制,双方都不再谈岛权问题,待日后时机成熟再共同商议解决方案。此次日方单方面行动改变现状,中方最有效的反制措施便是派遣行政执法力量进入钓鱼岛。虽然管辖行动只能间歇性派驻,但足以使日本吞并钓鱼岛不至成为既成事实。

三:取消中日交流活动。9月11日由日本厂商赞助的上海东丽马拉松被紧急喊停,9月20日中国宣布暂停中日省部级以上领导交流,9月23日,中国宣布取消中日邦交正常化40周年庆典,另据日本媒体称中国正打算全面暂停对日交流活动。这一切这不由让人想起中苏交恶的旧事。中日之间既起争端,便要想办法去应对处理,处理时理所当然的原则是有理有礼有节,但如此大面积的取消中日交流活动,实在是显得反应过度。中日同属东亚大国,两国间经贸文教往来十分密切,以取消民间交流的形式作为政治手段用来反制日本,无异于自残以明志。况且这种决定是否代表了民族的集体意志尤未可说。

四:默许民间反日集会。9月15日前后西安、深圳、长沙等地就爆发反日游行,在西安反日游行迅速演变成群体性暴力事件,多辆日系车被砸,日货商店被毁,还有暴徒殴伤日系车主的恶行发生。然而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16日表示反日游行系民众自发行为,中国民众维护主权,捍卫领土的爱国热情值得肯定。在反日最高潮过后,主流媒体才迟迟发出“理性爱国”的倡议。如今的中国十分强调维护社会秩序,有相关法律规定游行需得到公安部门的批准。但目前为止,似乎没有一次集会是得到批准的。毋庸置疑,中国的国家机器是非常高效有力的,在提倡和谐与稳定的背景下,无法想象没有政府默许的反日游行可以成功进行。政府为获得外交上的主动,将社会秩序弃置不顾之举实为可叹!

二 抵制日货 旧已有之

学生将资本家XXX从店中捉来捆住,带上高帽游街示众,路人见此情景便也随着学生高喊:打到XXX!待将资本家押到广场上,用尿和洗澡水、洋油等从头淋到脚……给奸商写警告信,如不听,则将硫酸泼到其身上、打闷棍、用石头打,最后再将他的货物付之一炬。

这不是文革,而是五四。与文革不同,此时的学生臂上没有红箍,资本家实则贩卖日货的商人。

中国民众抵制日货的运动在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屡次出现。1920年巴黎和会期间关于山东问题的讨论; 1922年华盛顿会议期间围绕山东问题的讨论;1925 年日本帝国主义在上海制造了五卅惨案;1928 年日本在山东制造的济南惨案等事件都引起了不同程度的抵货运动,其中最典型的当数1923年抵货运动。

1923年,由于日本政府拒绝归还租期届满的旅顺,国内掀起了一股“抵制劣货”的运动。这次运动由商界学界共同组织,他们制定了详细的措施明细,如不受日本公司雇聘,不登广告于日本新闻,不载货于日本商船,不买日本公司保险,不向日本银行存款,不收受日本纸币,不往日本医院治病等。此外学生还经常组织游行来宣传“对日经济绝交”,商界组成联合会等团体,共同抵制日货,倡导国货。虽然这是一次有组织的爱国运动,但还是有不少如前文所述的事件发生,一些做小本生意日货贩子因货物被查扣生活陷入困境,更多的日货商人蒙受巨大经济损失。

根据日本的历史档案,在经济数据上看此次运动在经济数据上取得了不错的效果,1923年4月至8月日本对华出口环比减少了30%以上,中国对日贸易竟一度达到出超的地位。

这次抵货运动对于上世纪二十年代的中国有着重要的意义,国人对经济侵略有了深刻的理解,对国家的认同也更进了一层次;不仅如此,由于二十年代中国还未收回关税自主权,抵制日货运动使得的民族工业看到一线曙光。

运动组织者深信通过抵制日货的方式对日经济绝交,便可达到削弱日本国力的目的,日本因畏惧抵货运动的威力定会对华妥协。虽然抵货运动在经济层面上取得了成果,但这个运动的最终目标达到了吗?其结果无需多言,虽然对华贸易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但日本国力并未如抵货组织者预料的那样受到严重打击,用于扩军的经费来始终在增加。1931年日本吞并东北,37年全面侵华,38年武汉会战后东部沿海和长江中下游城市几乎全部为日人占据,虽未向一些人叫嚣的那样“三个月灭亡中国”,可日军的战斗力着实令人生畏。

抵货运动失败原因的无非两点:一为爱国热情易于激发不易持续,1923年声势浩大的抵货运动不过持续了4个月而已,到九月日本对华贸易输出便开始反弹,日本在经历关东大地震后更加注重外贸输出,待其完成国内基本重建后,对华贸易又回归到1922年的水平。二为依靠经济手段并不可能使主权国家对外妥协,以新中国建立初期为例,西方世界全面对华制裁,到六十年代初期新中国也基本与社会主义阵营断绝了经贸往来,“美帝苏修”的封锁都未使中国放弃已有政策。民间自发的抵货运动又怎能对他国经济造成严重影响?

中日不再战

笔者曾在本轮岛权争端最激烈的时候到日本驻华大使馆门口转了转,由于正值午餐时间,聚集的路人不是很多。日使馆大门紧闭,一队武警手持防暴盾在门口警戒。不久,便望见一队男子打着横幅喊着口号走来,待他们走到近前时,才听清他们喊着:对日宣战!

“对于未谙兵事之人而言,战争无疑殊为浪漫”细想来,中国已有整整两代人没有经历过大规模战争,也许正是因此才会有人轻言战争。

一些人认为日本是带有原罪的,他们一再提醒旁人,“甲午之役,日人亡我水师,裂我疆土,七十年前,日人复屠我同胞,掠我物产”,无论今天的日本如何繁荣,其发家的第一桶金,是来自于对中国的侵略,所以中国需要向日本复仇,这样近似于感情宣泄的政治态度在中国很有市场。这能怪国人的不成熟吗?似乎也不能,毕竟中日间背负着太过沉重的历史包袱。

中日两国是一衣带水的邻邦,再次搬出这句用滥了的话形容中日关系。无论你是亲日也好抗日也罢,日本就在那里,千年不移。与其将仇恨铭记,不如近距离的端详这位邻居,看看他给我们带来的改变,没事想想他的好;既然无法消灭他,就要去接受他,毕竟日子还要过。

岛权要争,国格要伸,此外,唯望:中日不再战。

PS:

去年因丢自行车而闻名的日本青年河源启一郎,在赴云南赈灾的途中适逢中日钓鱼岛争端,遭遇国人攻击,他表示虽然很伤心,但还是会在中国做公益。

素来以“亲华”著称的日驻华大使丹羽宇一郎,在乘车出席活动的途中遭到国人袭击,但他按计划出席了原定活动,并未在活动中提及此事。丹羽曾表示,中日两国的关系超过夫妻的关系。而促进两国友好,国民之间的理解最为重要。

10月初,一位年轻的爸爸带着儿子登上富士山,打出“钓鱼岛属中国”字样的标语,其间未受日本人阻拦,在下山途中遇险,幸为当地老人所救,才得以下山。

位读者读过此文